• <span id='oi4hs'></span>
    <dl id='oi4hs'></dl>

  • <i id='oi4hs'></i>

    <code id='oi4hs'><strong id='oi4hs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fieldset id='oi4hs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oi4hs'><strong id='oi4hs'></strong><small id='oi4hs'></small><button id='oi4hs'></button><li id='oi4hs'><noscript id='oi4hs'><big id='oi4hs'></big><dt id='oi4h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i4hs'><table id='oi4hs'><blockquote id='oi4hs'><tbody id='oi4h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i4hs'></u><kbd id='oi4hs'><kbd id='oi4hs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acronym id='oi4hs'><em id='oi4hs'></em><td id='oi4hs'><div id='oi4h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i4hs'><big id='oi4hs'><big id='oi4hs'></big><legend id='oi4h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oi4hs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oi4hs'><div id='oi4hs'><ins id='oi4h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華傢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大胆人体艺术视频_日本大肚子黄色色色色色_日本大片免a费观看视频

            早先,杭州慶春門外是一大片荒蕪的官地。有一年,當朝的華太師派他的管傢臭鼻頭到杭州來。臭鼻頭騎馬繞著荒地跑瞭一圈,這一大片荒地就算是華傢的瞭。華太師又在杭州四城張貼榜文,招佃開荒,說明隻要把生地變成熟田,長出莊稼,十年之內不起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窮人們都扳著手指頭算起來瞭:頭一年沒出息,第二年收五成,第三年收七成……噯,天下哪有這麼好心腸的財主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湊巧這時候從外鄉來瞭一對夫妻,他們急著要尋個落腳的地方,聽說有這麼個招佃的財主,便不管三七廿一,在華太師的契約上捺下瞭手指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夫妻兩個來到慶春門外,找到一個深水潭,在潭邊搭起一座小草棚安下瞭傢,就起早摸黑,下死力開起墾荒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這一年隆冬臘月,天下大雪,妻子要生伢兒瞭。在這孤零零的小草棚裡,沒有親戚送包紅糖,也沒有鄰舍遞碗薑湯,隻有丈夫守著妻子,急得團團轉。呼啦啦!北風把草棚的門刮開瞭,丈夫趕忙起身去扣好;呼啦啦!北風又把草棚的門刮開瞭,丈夫又起身去扣好;呼啦啦!北風第三次把草棚的門刮開瞭,丈夫第三次把門扣好時,“哇”的一聲,伢兒生下來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丈夫對妻子說:“生這伢兒扣瞭三次門,就叫他‘三扣’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丈夫嫌三扣長得慢,說:“三扣呀,快些長大吧!爸的腰骨都累折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三扣飛快地長高瞭一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妻子也嫌三扣長得慢,說:“三扣呀,快些長大吧!娘的眼睛已昏花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三扣又飛快地長高瞭一截。剛生下來的伢兒,就有七八歲那麼大,比十來歲的伢兒還懂事,傢裡傢外的生活都幫上一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三扣幫他阿爸種田,天上總有一片烏雲跟著他走,六月裡的毒日頭曬不著他;三扣替他媽媽去擔水,隻要朝桶裡吹口氣,兩隻水桶就滿滿的啦!人們都說,三扣不是凡胎,三扣是龍出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自從三扣爸在華太師的契約上捺下手指印以後,就有不少窮苦人也做瞭華太師的佃戶,搬到這片荒地上來住。漸漸地,在那口深水潭的周圍,聚成一個二三十戶人傢的村莊。你一鋤,我一耙,荒地很快變瞭樣:東一片綠油油的田,西一片青蔥蔥的地,楊柳枝兒搖,百花迎風笑,景致好看極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三年春天,田剛耕好,秧才插下,三扣爸用完瞭力氣,累死在地裡。三扣媽心中悲痛,把一雙眼睛也哭瞎瞭。從此,三扣替這傢放牛,那傢割草,娘兒倆苦挨著過日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不久,華太師告老還鄉,回到杭州。他見這片荒地已經變成肥沃美麗的田園,就要收回來蓋太師府養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臭鼻頭領人闖進村子,逼著佃戶立刻搬走。佃戶們聽瞭都叫嚷起來:“不是講明十年之內不起租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臭鼻頭嘿嘿奸笑瞭兩聲:“十年之內嘛,一年也是十年之內,半年也是十年之內,如今已是第三年,太師的好事做到頭啦!”一聲吆喝,手下人便動手拆屋子。拆屋拆到三扣傢,三扣不依。三扣象發瘋一樣地撲上去,扭住臭鼻頭亂抓亂咬。臭鼻頭急瞭,命手下人把三扣捆綁起來,吊上一塊大石頭,“撲通”一聲,丟進門前的深水潭;他又放起一把火,把三扣的瞎眼媽活活地燒死在草棚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等臭鼻頭這班人走瞭以後,鄰居們都趕到深水潭來打撈三扣。他們撈瞭半天,什麼也沒有撈到。有人鉆進水裡去探探,原來潭中央出現瞭一個無底洞!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很快,在這片土地上就蓋起瞭一座金碧輝煌的太師府。太師府裡金磚鋪地,銀磚砌墻,明珠嵌板壁,白玉鑲棟梁。真是“天上神仙府,人間宰相傢”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太師府剛造好,華太師六十歲的生日也就到啦。這一天,太師府裡張燈結彩,熱鬧極瞭。華太師坐在客堂當中的太師椅上,拜壽的官員紳士黑壓壓的跪滿一地。拜完壽,正要入席吃酒,忽見臭鼻頭連滾帶爬地奔進來,大叫大嚷:“太師爺不好啦!後院突然長出兩根柏樹幹,一定是出瞭什麼妖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華太師不相信,便和官員紳士同到後院去看,果然有兩根光禿禿的柏樹幹矗立在那裡,有個官員忙湊趣說:“這是天降祥瑞,太師爺壽比松柏,萬古長青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話沒說完,隻見柏樹幹往上一冒,“轟”的一聲,從地底下飛出一條巨龍。原來這柏樹幹就是巨龍的兩隻角。這巨龍就是三扣——三扣報仇來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巨龍轉下身,龍頭一搖,龍尾巴一掃,就把整個太師府沉入地底,變成方圓幾十畝大的一口池塘。華太師和官員紳士都淹死地裡面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被趕走的窮佃戶又從四面八方聚攏來,在這池塘邊安下瞭傢。他們耕田種地,植樹栽花,一年一年,這片地方慢慢地變得越美麗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因為華太師的太師府沉在池底,人們便把那口大池塘叫做“華傢池”;也有人看這片地方風景好,稱它為“小西湖”。